-空山旧事

can you see the love tonight? yes.I see

僑:

但是看对方说话就停住了,然后了然一笑,几乎又同时开口,但是谁也没停下


    “都是些小事情,只是想说给你听....”


    “都是些小事情,只是想说给你听....”


    这同样的话语让两个人都笑了,而后都锁起了眉毛,


   “实在没什么写得,就写满你的名字....”


   “实在没什么写得,就写满你的名字....”


    又是同样的话,这次两个人谁也没笑,而是良久的注视着,而后慢慢的靠近,那样的慢,那样的珍惜,仿佛怕对方消失似的,嘴唇轻轻触碰了一下,而后一切都相信了,一切都相信了,袁朗轻轻的低语:“是真的,我还以为我在A我自己呢”


    高城的热情让袁朗知道一切都不是梦,还有什么比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在自己的拥抱里享受激情和抚慰更幸福呢?让一个心爱的人变的柔软而温情,迷蒙的眼神,嘴角的笑纹,紊乱的呼吸,几乎可以被掌控的渴望,这些都是温暖的皈依,是灵魂的对撞,是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就是这么霸道就是这么没道理!这没什么,副营长平时就不怎么讲理,中校平时是怎么都不讲理,所以,这个说你是我的,那个必然说呸!你是我的!事情就这么简单...


    为了等待,每一天就象一年那么长,为了依偎,每一天就象呼吸那么短,就象现在,自两个人从晋陕峡谷出来后,便不再游览风景名胜了,相爱的人其实在哪都一样,生活中其实并不缺少风景,只是各种各样的事情让我们变得麻木迟钝,如今一切都活了过来,时间很短,壶口的冬景是两人都想看的所以两个人刚开始就去看了,然后立刻转机去了西安——这个十三朝的古都,并且一直就在那里,还有两天就过年了,初二两个人就要归队,不提归队。


    天一直阴着,看样子要下雪了,两个人去大雁塔,爬到塔顶去看风景,风吹的两个人带点痛带点凛冽带点存在的尖利,这样的天气,没有游客,这样风景就干净起来,本真起来,而且有两个真心来徜徉其中的人,所以,风景不寂寞,人也不寂寞,西安几乎处处是风景,这里沉淀了十六朝的纸醉金迷,十六朝的浩渺烟波,所以,两个人一边享受着现代的便捷,一边流连着名胜的气魄,在一处风景玩够了,两个人就去超市买东西,回到他们的‘如家’,袁朗这个‘疯子’有太多的激情,太多的鬼点子,也有太多‘欺负’小七的办法,他在高城的肩膀上咬一个深深的牙印儿,在最激情的时刻,让小七在巅峰的时候根本就推不开他,而后,这个牙印儿便成了小七的一个独特体验,回来累了,高城洗过澡,围着浴巾趴在床上看电视,袁朗给他拌沙拉吃,高城专心致志的看电视上的《虫虫奇兵》还跟着直‘呵呵’,袁朗把东西摆在他面前,高城只点点头,袁朗纳闷儿的顺着他眼光看看,而后喂他吃沙拉,高城倒是来者不拒,不过中校纵容下属的时候很少,于是,那个牙印儿就成了导火索,袁朗会用舌头流连那里,痛和麻会袭击高城,所以,会发出袁朗想要的声音,然后一切就变成了袁朗喜欢的模样,高城疲惫的仰面躺着,侧头来看永远闪闪发光的袁朗,“喂,袁朗,我们是不是过分了?人家说爱情是细水长流,是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平静的看电视,做饭什么的”


    “你看电视的时候我不平静,你会做饭吗?我自己做饭,你能平静吗?”袁朗撑过身子来说,高城信服的点点头,眨眼睛想
,袁朗搂过他,温柔的说:“小七,我们还没到那种地步,那得是左手右手的时候...”


    高城爬起来托着下巴:“左手右手是啥意思?”袁朗撇了撇嘴:“是人们对爱人的一种说法,就是说象左手和右手一样没感觉”高城点点头,袁朗从背后拥抱他,扣住高城的左手:“想不想听听我的看法?”“恩”袁朗给高城枕着他的胳膊“小七,人在一起久了,就会熟悉到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会哭,什么时候会笑,那样就没有新鲜感了,没有意思了...”“可是”高城打断他:“你说的不是了解啊,一个人自己了解自己都很难,何况是别人,你又A我哈?”


    袁朗扑哧的笑出来,“我还没说完呢,又想被我扣分儿,你说的对,那是人的一种倦怠,一种彼此厌弃,是某种程度的自闭,你想想看,一个人没有左手或者没有右手都会是残疾,我不知道现在科技是不是发达到有机械手,不过,我喜欢最初的东西,而且,左手和右手合起来是祝愿的意思,”说罢扣住高城的手,做了一个祝福的手势,高城回头看看袁朗,笑了...


   留在酒店过年的人不是很多,这里就有两个,过完年两个人就归队了,所以,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珍贵,两个人都往家里打了电话,让家里放心...


    满大街都是喜气洋洋的人,中国人喜欢红,红让人心里热乎乎的,都置办好了年货,现在是和终于歇下来的亲人一起逛,所以每个人都满面春风,这些团圆,这些笑容很容易的就形成了一个气场,这个气场会对所有的孤单,所有的不团圆无限的放大,甚至会形成一个孤岛,但是袁朗和高城觉得并不孤单,因为和最爱的那个人在一起,两个人买了风车,一路跑,一路让风车转个不停,袁朗说:“小七,我们去哪定年夜饭?”


    “随便,你定吧,你那么挑剔,菜里多放一粒味精你都尝的出来”高城糗他,袁朗联系了他的一个老朋友很快定好了饭店,年的气氛已经象鞭炮一样摆放的满满当当,就等钟声的引信让它爆发了,定年夜饭的人很多,但是只有两个人的几乎没有,不过两个人同样很开心,外面的鞭炮声已经密集起来,焰火也在夜空里开出了一朵朵节庆花,天空酝酿过后微微的飘起了小雪,雪花在爆竹和焰火的照耀下有种迷离的美,飘的人特别的柔软,袁朗和高城吃过饭出来,手牵着手,一起抬头看着漫天的小雪花,那一刻仿佛一下想了好多的事,又仿佛一下什么都没想,干干净净的来去,干干净净的爱恨。


    小雪花飘的急而密,很快地上就蒙了一层绒毛,两个人不急,在欢乐和喜庆,喧闹和团聚里缓慢的行走,袁朗轻轻的说道:“小七,你觉得委屈吗?”


    “不,袁朗,不”周围很多都是恋人,相亲相爱,肆无忌惮,但是,高城回答的很坚定,而后看袁朗:“袁朗你比我大,我知道,你总是担心我,我会赶上你的,我们注定不可能象他们那样,没有家,没有象他们一样的生活,也不可能去新西兰买牧场一起过童话故事,但是你说过‘家是个念想儿’,那么有你就有家,我们同样有未来,同样有快乐,对吗?”


    袁朗攥紧了他的手,安定的笑,“想感动我?”


    雪越下越大了,两个人身上都沾了雪花,一路回到了酒店。


    热闹,无边的热闹,而酒店的房间里安静,两个人冲过澡,高城裹着浴巾坐在窗前,袁朗一边擦头发,一边望着他的背影,真的,袁朗从没见过如此好看的人,浑身上下都带着骄傲干净的气息,袁朗拉过被子,从背后拥抱住了高城,被子从头到尾的盖在两个人身上,被子给彼此一个小小的温暖的空间,两个人都不说话,只是这样抱着,窗外下着雪,雪是无声的,就像屋子里的两个人,还有一天两个人就要分开了,而下次见面会在哪里呢?


    雪,一片一片的下着,爆竹声此起彼伏,这就是喜庆安详的人世,是我们的两个主人公生活的地方,他们此刻拥有一个小小静谧的空间,不是谁给他们的,是他们自己想要拥有的,那么就让我们都离开吧,带着新年的祝福和期盼,带着新年的理解和尊重,上帝要走了,毕竟他不是真的可以管所有的事情,但是有些事情他还是放心的。


    袁朗拥抱着高城这样说过:“是的,他们拥有的我们无法拥有,这是我们对彼此的亏欠,但是,正事因为没有,我们才不必要为一些事情患得患失,距离带给我们的不安反而比平常的恋人要少,小七,再有三十几个小时我们就要分开了,我其实很感激这七天的假期,但是扔抑制不住的心痛,只有拥抱着你的时候才能缓解,还记得我说过的嘛,我不能总让你睡在我身边,那样会造成依赖。”


     高城觉得无比的温暖,袁朗太多的温情和宠爱几乎让高城沉溺,袁朗无时无刻都用各种方式告诉自己,一生都给你!


    时间的流逝带给了彼此平静,就这么不说一句话,除了拥抱不做任何事的平静,窗外依然下着雪,地上已经是厚厚的一层了,夜深了,窗外平静下来,没有星和月,雪映着一切别样的明亮,屋子里开着氤氲的床灯,蓬蓬松松的枕头摞在一起上面靠着袁朗,高城斜靠在他怀里,他们睡了...


    彼此是怎么分开的?什么时候分开的?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不知道,我看不得分离,我是个不通透的人,上帝是个通透的人,可是,他没有答案,更看不得这藏的太深的感情,上帝想哭就哭想笑就笑,都有理由,都有人理解....


    两个人分别向两个方向而去,彼此在途中打开了对方写给自己的第一封信,每天看一封,经历对方的经历,然后再写给彼此,直到再次想见,没什么可悲伤的,有些东西虽然隐匿了起来,但是,它萌出了嫩芽,在两个男人的呵护下,将来必然成为参天大树,我看到了,你呢?

评论

热度(12)

  1. -空山旧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