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旧事

《如此》

— 23:54 —
老关,入冬了。
现在租的房子,窗很大,像曾经你我住过的那间,天气要是好,阳光能铺满整间屋,方便晒晒你有些褪色的紫色围巾和大衣,警服压在衣柜底层吃灰很久,估计褶子是熨不平了,好在也不再需要穿上。
— 23:55 —
老关,
看见对面未完工的高楼了吗,永远看不真切的钢筋水泥,浓雾里静默的立着,密密麻麻的黑色窗口,像某些人胸口的空洞,每夜每夜都会刮过寒彻骨的风,呼啸着我这里都听的真切…数清它们,是凌晨三四点最好的消遣。有次半夜盯着对面发呆,从挤满烟蒂的听装啤酒罐里掉出的烟头把窗帘燎了个洞,老关你看见后肯定会训我没跑儿了,这窗帘是你亲自挑的,虽然又丑又贵,且早已过时。
— 23:56 —
老关,
津港那帮早就断了联系,慢慢过一个人的日子,挺好。确实 身体不如当年在警队的时光,畏寒的毛病愈加重,记性也差,某天发现余光里墙上的影子弓背垂头倍显老态,才惊觉时间在身上走过的痕迹,或许强迫自己无视老去的事实,是怕某年某月关于你的回忆都被冲淡。
— 23:57 —
老关,
我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却也曾跪着祈求过,求所有,求一切,求老天,求任何可能存在于某处的神灵,能够回到那一天,能够挽回我的鲁莽和误判,能够替代你挨下那几颗子弹。用尽所有虔诚,睁开眼只有黑暗,漫无边际的黑暗。那段时间我所有最出格的荒诞举动都像刻进骨髓的提醒自己,你不在了。
— 23:58—
老关,
我仰着头眼眶发酸的望了你十五年,
终于等到你的回望,却转瞬即逝。
你的身体温度缓缓消退,嘴唇轻颤着想回应我的呼喊可发不出声音,眼神从深深看着我到涣散,呼吸由剧烈急促直至一片沉寂。
妄图催眠自己你身上的痕迹不是血迹,只是警车上红蓝闪烁的灯光笼着我们,对…只是错觉…甚至隐隐浸透衣物的血腥液体都是幻觉…我们的确是太累了…该歇歇…不然怎么会出现这些错觉…老关,明天咱就不干了,老关,老关你在听吗,……老关…?
有人冲上来拖开我,有人从我怀里把你带走,有的人在哭泣,有的人在愤怒的喊叫,有的人在推搡,有的人在奔走。带走你的那些人白色褂子上的颜色再无法视而不见,而你安静躺在担架上,曾经那样深情抚摸过我身体的手垂于身侧在冬夜的风中有些僵硬的轻晃。
坐在被你倒下身躯的温度捂的泥泞不堪的雪地里,胸口残存的来自于你的余温,很快被冷风卷走。嘈杂,周遭一切都太嘈杂,嘈杂到我听不到你的声音,听不见你的回应,你应该叫我周巡,像往常那样,可你没有,我看着自己双手上逐渐干掉的红色,可是你没有。
— 23:59 —
老关,
新买的雏菊我先养着,过几天再给你,宏宇明天不会想在你那儿见到我。虽然很想再看看他的样子,或者说 你的样子。
— 00:00 —
老关,
十五年了,
自你从我怀里死去那晚起。
——end——

很短,很小,很仓促,因为文笔很拙,又抑制不住码字的欲望,所以只能写写短篇,这篇文视角是周巡独白,简单说是描写关意外死亡后第十五年时的周巡心理,其他一些就要看各人理解啦。也许后续会有修正润色或者扩写之类。抱拳,谢谢能看到这儿的小可爱们。
白夜入坑多久,就站了关周多久,虽然反射弧到最近才看白夜,但是也有想法写点什么,虽然现在不是很晚……其实已经困成瘪犊子了我,深切体会码字不容易,感谢所有发粮投喂的作者们。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鞠躬,期待着可爱们的评论,会得到动力的。抱拳多谢,多谢,多谢。







评论(6)

热度(28)